穿越六十年时空的友谊 —— 92岁老人寻友记

□彭东阳 冉昌龙

人有七情六欲,唯思念之苦,愁肠百结。问世间情为何物?不同的人和事,有不同的体验和答案。

几十年来,沿滩区王井镇黄桷村的92岁老人王朝贵,一直都在执着找寻分别60年的老朋友熊伟。随着年龄的增长,思念之情越来越浓烈,寻找老友的心情也愈发迫切。

上世纪50年代,王朝贵与熊伟同时被分配到宜宾市龙马潭劳改队一起工作。两人一见如故,在相处期间结下了深厚的友谊。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当初,熊伟由江西南昌中国革命大学分配到龙马潭劳改队工作时,是一个血气方刚,正直向上的有为青年,只因在工作中说了一句公道话,便受到不公平待遇,被无故分流到了富顺人民医院工作。不久,他又因检举某领导不按规定,私吃病号饭而被莫名其妙地“流放”到了当时的泸县石洞公社,成了一个背井离乡、没亲没故的农民。

在熊伟被下放到石洞公社当农民不久,龙马潭劳改队被撤除解散。王朝贵在随后的几十年期间,先后被安排到了宜宾市第四监狱、宜宾市公安局、宜宾市政法委工作。

王朝贵与熊伟一分离就是60多年,一开始还偶有书信联系,后因国家建设和文化大革命等原因,两人失去了联系。

多方求助寻找好友

“就在熊伟被下放到石洞人民公社当农民不久,因为思念曾经帮助过他的人,他还向我写过一封信,表达了对知心朋友的思念之情。同时,还透露了他在农村恋爱,准备结婚的消息,希望我能够抽出时间到石洞公社桥头大队去看望他。出于对熊伟人品的敬重和对他遭到不公正待遇的同情,我很快抽出时间,坐长途车去看望了他。那天,熊伟高兴地介绍了他的女朋友给我认识,中午还留我吃了一顿红苕稀饭。不料,这一次见面后,一别就是60年……”一提起老朋友,王朝贵就滔滔不绝。

王朝贵退休后,对老朋友的思念之情与日俱增,一天比一天强烈。王朝贵曾经多次写信到石洞镇党委、政府,以及石洞镇派出所和相关部门,希望当地党委政府能够提供支持,帮助寻找,但由于年代太过久远,都查无结果。

“熊伟到现在应该跟我的年纪差不多,如果还活着的话,应该在90岁左右,也有可能不在人世了。不管他是否活着,我就是非常想知道他的情况。如果他死了,哪怕是他的子女,我也想见一见……”直到2018年底,万般无奈的王朝贵向自家住房附近的自贡市浩通建材有限公司写信求助,希望浩通公司帮助寻找失散多年的老同事、老朋友。

浩通建材有限公司总经理兼党支部书记熊寿強在了解到此事后,对老人的精神和人品十分敬重,下决心一定要帮助老人实现60年的心愿。于是,熊寿強立即组织召开展党支部会议,讨论确定帮助老人的方法、步骤。经过充分酝酿,最终确定利用党日活动时间,驱车前往现今的泸州市石洞镇,帮助老人寻访故人。

实地寻访故人踪迹

3月28日,经过充分准备后,浩通建材有限公司的全体党员组成寻人团,在熊寿強带领下,与王朝贵老人一道,满怀希冀地前往卢州市石洞镇。

“熊伟不该被下放的,当时那种整法是错误的……”一路上,老人思绪万千,一直不停地念叨,向大家诉说当年他和熊伟所经历的一些事情。

下午2点30分,寻人团一行7人准时来到石洞镇派出所。当得知一行人的来意和要求后,值班民警汤警官热情地介绍了全镇的情况,并把王朝贵一行人带到户籍室,请户籍民警在电脑上搜寻熊伟的信息。不料,户籍民警将全镇姓熊的村民集中起来查找,也查不到熊伟的踪迹。

“熊伟老人可能已经去世多年,所以电脑上显示不出他的任何信息,你们又不知道其他人的情况,因此,派出所也无能为力,你们看看有没有其它办法,如果需要派出所帮忙,我们随时乐意提供帮助……”户籍民警的一番真诚话语,让大家刚燃起的希望之火瞬间熄灭,王朝贵老人,更是感到无比失望和沮丧。

难道刚付诸行动就要打道回府?难道一个老人60年的心愿就要化为泡影?大家心有不甘,于是,又坐下来与老人摆谈交流,希望从老人的依稀记忆里寻找到蛛丝马迹。

“60年了,记不清了,我只隐约记得当年我到熊伟家时,从宜宾到卢州再到石洞,只有一条路,到了石洞街上以后,没有车可坐,又沿卢富路走了2里多才到了熊伟家,好象他家在公路的左边……”王朝贵老人此言一出,立刻又给寻找带来新的希望。“有了……”多次助人为乐、遭遇过类似情况的熊寿强一拍大腿。根据这一线索,熊寿强立即找到汤警官,请他帮助分析定位要寻找的当事人的大概位置。汤警官根据这一线索,很快将熊伟的大概位置锁定在卢富路往富顺方向的左侧2公里附近的桥头村。汤警官从记事本里很快找到了桥头村党支部书记刘守平的联系电话,并与之取得了联系。

下午3点40分左右,寻人团一行人来到了掩映于竹林深处的桥头村党群服务中心。早已等候在门口的刘守平,热情地把大家领进屋内。

“请同志们想一想,在本村姓熊的人中,有没有一个叫熊伟的老人?”知道了寻人团的来意后,刘守平向正在办公的同事询问。